• baner1
    • 新四军铁军
    • 己亥年轮播图
    • 建党节
    • <
    • >

淞沪游击队“五支四大”的由来 “五支四大”的由来

  • 时间:   2021-09-05      
  • 作者:   赵 熊      
  • 来源:   北京新四军研究会浙东分会     
  • 浏览人数:  164

    1939年秋冬,我由吴淞口外横沙岛附近的茭拔沙返回祝桥养病期间,得悉“边抗四大”在崇明与日军的战斗中伤亡很大,钱国仪等牺牲了,部队一部分回宝山陆阿祥(陆支援过军火给新四军粟裕、陶勇部,后被日军杀害)的家乡抗日,一部分编人崇明县保卫团归韩念龙领导。

    1940年初,我随黄玉、苏锦文等在祝桥镇伪十二路军第六团陈王武部搞策反工作,趁其筹建预备大队(大队长邓继禹)时打了进去,在川沙县训练整编三个月,后分驻六团湾。江镇、祝桥、盐仓一带。第六团一、二营各有三个连,三营有四个连,另团直属有特务连驻盐企,每连100多人。此时,我们也熟识了特务连长周振庭,连副戚大钧等,亦知道他们是连柏生部队派进来搞策反工作的。当时,我分配在二营(营长顾传圭)四连(连长顾瑞棋是顾传圭的侄子)当连副,驻江镇。金才初、黄玉、苏锦文等都编入三营(营长邓继禹)。邓在上海被杀后,陈王武委其弟陈新畬代三营营长。计谷担心三营落入坏人之手,随即找黄玉、苏锦文、金贵、赵熊、瞿皋(瞿剑白)、顾少伯、张一等人商议后,以开追悼会的形式团结一批人。

9月,伪六团第一、二营(共5个连)奉调至浦西北桥(我因家事请假故未成行)。当时因计谷生病,林钧也无具体指示,所留部队波动很大。

    这时,连柏生高举着抗日的旗帜,而周振庭在连柏生部任过教官(与连是挚友),就由计谷与周振庭洽谈反正到连柏生部的事宜。周振庭完全赞成,但要物色一个人到特务连当他的副手。几个人商议之后,就推荐我去。

    伪六团团部及一、二营调北桥后,所剩部队的部署是:特务连周振庭都一直驻盐仓未动过;三营七连连长王永泉、连副田常恭部驻方家新宅;八连连长金才初部驻江镇;九连连长苏锦文、连副黄玉部驻祝桥镇;十连连长杨剑清部驻六团湾镇。

    194010月的一天,周振庭决定:今晚举行“四镇一宅”的部队反正、参加抗日的行动,集合地点在吴家码头(盐仓东北钦公塘上)周宅场地。我俩分头立即出发传达命令,并给各部队发经费。

    周振庭负责去方家新宅王永泉、田常恭部(他们曾在国民党军是上下级关系);我负责去祝桥镇、江镇、六团湾镇的苏锦文、黄玉部、金才初部和杨剑清部传达命令,并送去了经费(经费都是周拿出来的)。我一路较顺利地完成了任务,但在六团湾杨剑清部时,我见到了蒋厂牧(边抗四大的秘书)。他说是奉林钧之命,要杨剑清部拉出部队、反正抗日。我以为这是不谋而合,只是去向问题。我告别后,经江镇率领金才初部先行到达集点,并向周振庭汇报了上述情况,及蒋与林钧的关系和去向等,以供周决策。周振庭说:投了红旗不投杂旗,我亦知道林钧其人。

    傍晚,各部队先后到齐(七连长王永泉末到职,由连副田常恭带队),周振庭召开连级干部会议商议行动去向,取得一致后,部队立即经盐仓向西到野猫洞,在秦家老宅见到了林钧,随即把各连改编为一至五中队。因大部队集中不便行动,即采取以分散四路活动。周振庭、田常恭带一、二中队到南汇塘西盐仓、六灶一带活动;二、四中队由赵熊、黄玉带领到南汇塘东万祥一带活动。临行时周振庭还讲:姜文光同志会来联系的。次日,姜文光同志即来队联系,并介绍了周围的敌情。第三天,姜文光同志持周振庭的来信,说已找到五支队长连柏生了(前几天连支队长。王支队副去江阴参加谭震林召开的会议去了),要我们三、四中队与他们一、二中队会合,一起到五支队去。正好金才初、苏锦文从上海归队,也一起看了信,并请示姜文光。姜答复很明确:五支队是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武装部队,照周的来信办,一起到五支队去。于是,三、四中队当夜即转移到塘西,同一、二中队会合,四个中队共400余人(杨剑清的五中队参加了林钧所属部队)。次日凌晨,周振庭陪同五支队领导连柏生、王才林同志前去迎接。连柏生支队长介绍了去“江抗”的见闻,还讲了谭震林的指示:要采取“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大家都很高兴。

    下午,支队部召开中队以上干部会议。会上,支队长连拍生和支队副王才林高度评价了部队反正抗日的正义行动。最后支队长连柏生宣布成立一个新的大队,即淞沪游击队第五支队第四大队(简称为“五支四大”)。任命周振庭为大队长,赵熊为大队副。辖三个中队和一个特务区队;第一中队长王永泉(未到职)中队副田常恭;第二中队长金才初;第三中队长苏锦文、中队副黄玉;特务区队(原周振庭的一中队除留大队侦通人员外,其余人员组成特务区队)队长张宝才(不是张振邦、姚石夷等人)。从此,“五支四大”成为中共淞沪中心县委领导下的一支重要武装力量。我久慕的连柏生、王才林同志今天起真正成了我的直接领导了。

    不久,周振庭(因病)、苏锦文等先后离队休养。支队领导很关心我们,支队副王才林同志经常随四大一起行动,并调教导队长林有璋同志任大队副(实际是代行大队长工作,故教导队也随四大一起行动),派金榴声任指导员,王三川任特派员,以加强对部队的领导,这对我们四大帮助很大。支队领导连、王首长还几次要我带了经费去上海看望周振庭、苏锦文、黄玉等同志。

11月间,“五支四大”在朱四房圈遭到敌人袭击,林有璋同志让我与支队副王才林同志先转移。

    教导队结业时,支队将徐志达、许培元、王荣桂、张友志、胡铁峰、刘祥根、郭才德等一批骨干充实到连、排、班中,从各个方面加强了领导。

    “五支四大”干部充实后不久,在党的领导下,经过有计划。有目的地系统整训,从而把这支从伪军中拉出来的部队,培训成为一支能征善战的革命军队。

 

                

    20011020

   摘自《连柏生纪念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