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新四军铁军
    • 己亥年轮播图
    • 建党节
    • <
    • >

未曾谋面的父亲在长津湖之战中牺牲 ——纪念胡乾秀烈士牺牲70周年

  • 时间:   2021-08-28      
  • 作者:   胡忆朝      
  • 来源:   北京新四军研究会二师分会     
  • 浏览人数:  15474

image.png

                            父亲胡乾秀烈士

2009年12月18日,《扬子晚报》刊登了一条通讯“好莱坞将拍朝战大片重现中美长津湖血战”。

该片内容是1950年冬,美军王牌部队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在朝鲜咸镜北道长津湖附近被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包围。50年之后,英国牛津大学战略学家奥内尔博士在《清长之战》一书中评价此战:“中国从他们的胜利中一跃成为一个不能再被人轻视的世界大国。如果中国人没有于1950年11月在清长战场稳执牛耳,此后的世界历史进程就一定不一样。”我的父亲胡乾秀是长津湖之战中牺牲的志愿军最高指挥员。父亲牺牲后20天,我在南京出生——为纪念父亲,母亲诸云娟给我起名“忆朝”。

父亲胡乾秀,1916年生于湖北省阳新县胡市区胡寿村,1928年在家乡参加童子团少年先锋队任大队长,1929年在阳新县山溪口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师,1931年入党。数百次作战中3次负伤(重伤1次),二等残废。

军史中对父亲的介绍是:五十八师参谋长胡乾秀是老红军干部,经历过湘鄂赣地区3年游击战争的严酷考验。红军时期当战士、警卫员和连队基层干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任营长、团参谋长、团长,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后到五十八师任参谋长。胡乾秀身经百战,有丰富的带兵经验和战斗经验,作战有勇有谋。平时沉默寡言,善于学习,很重视战术研究和战斗总结;战斗中不避艰险,任何时候都能保持沉着,即使在战斗最紧张的时刻也能冷静动脑子,在作战指挥中力求以最小伤亡换取最大胜利,在部队中很有威信。他到五十八师任参谋长仅仅一个月就牺牲了,但是却经历和参与指挥了一场最为艰苦和残酷的战斗,在部队中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image.png

                               母亲诸云娟抱着胡小平

1949年,京沪杭战役结束后,父亲到南京上军政大学。打了20年仗,第一次能坐下来学习,是他企盼已久的愿望。但是,这一平静的局面很快被打破,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9月,正在学习的父亲连续收到3封加急电报,要求他速返部队,任志愿军二十军五十八师参谋长。10月29日下午,九兵团在山东曲阜召集团以上干部入朝作战动员大会,朱德总司令亲临会议作动员报告。会议开完,兵团部留与会者聚餐。吃完饭,准备回部队时,父亲把老战友沈云章约到一边,说:“老沈,这次入朝作战,万一有什么意外,我拜托你多照应诸云娟(我母亲)和孩子。”两人紧紧握手话别。

11月7日,五十八师由辑安步行过鸭绿江。铁路桥朝鲜一侧已被美军炸断,好在冬日

水浅,就在江中架起浮桥通桥。

长津湖是北部最大的一个湖泊,由发源于黄草岭的长津江向北在柳潭里和下碍隅土里之间形成长津湖,最后注入鸭绿江。长津湖地区是北部最为苦寒的地区,海拔在1000~2000米之间,林木茂密,道路狭小,人烟稀少,夜间最低温度接近零下40度,当年又是50年不遇的严冬。五十八师士兵穿得都是华东地区温带的冬季服装,团以上干部都没有棉衣。母亲曾经回忆说:“我到浦口车站送行,你爸爸和两个警卫员都穿着单衣,乘等车之际,就到车站旁商店买了一床棉被,把棉花取出来,缝进他们的衣服里面保暖。这一走,3个人都没有能回来。”

九兵团的任务是歼灭美陆战一师2个团于长津湖地区。“公元1950年11月,中美两支王牌军在这里展开了一场改变历史进程的战斗。”——摘自罗伯特•奥内尔著《清长之战》。毛泽东对美陆战一师也是很注意的,他在11月12日致电彭德怀、邓华:“美军陆战第一师战斗力据说是美军中最强的,我军以4个师围歼其2个团,似乎还不够,应有1个至2个师作预备队。”

11月26日,大雪纷飞,气温是摄氏零下25度。五十八师召开常委会,黄朝天师长说:“发生了严重问题,东白山过不去,不能按时发起战斗,大家研究怎么解决。”父亲介绍了有关情况:根据志司、兵团和军的部署,26日晚发起战斗。五十八师开进的路线上有一座大山:东白山。拟定作战计划时,预定通过东白山进入作战地区。二三十年前测绘的军用地图上标明有小路。军侦察营在距东白山10公里处调查时,听居民说早年有日军通过,侦察营就发回电报说:“东白山可以通过。”父亲说:接到军作战命令后,今天上午,一七二团派出一个连提前出发,开通道路。结果发现根本没有道路,除了石头上垒石头,山险林密,连羊肠小道的痕迹也找不到。加上齐腰深的积雪,只能停留山下。报告团部后,派人去查看,果然无法翻越这座大山。

父亲用双手在军用地图比过来量过去,寻找新的道路。师长说:“绕道?多少里?”父亲指着地图说“绕道仓里、三岱坪、水铁里,大概70公里左右。”朱启祥副政委扳着手指计算了一下,有14个小时,早晨7点钟战斗打响是可能的。父亲说:“你算得真精!山地起伏,路滑难行,这么长时间的行军,越走越累,任务非常艰巨!”会议决定:一七二团参谋长刘锡文带二营去执行任务。

11月27日夜12时,东线战役发起。五十八师一七二团和一七四团二营于27日晚徒涉长津江,28日凌晨3时攻占富盛里、上坪里、松亭里,控制该地区以东独秀峰、三德峙等高地,切断公路,由北向南击敌侧背。父亲和朱启祥副政委带警通班,沿一七二团开进路线,徒涉到长津江东岸。

一七二团三连长杨根思领受了控制下碣隅里外围的制高点1071高地东南屏小高岭的任务,敌人集中重炮和B29重型轰炸机,将爆炸弹、汽油弹都投向这座小山顶,敌人发动第9次进攻时,阵地上仅剩几个人了,当他们射出最后1发子弹时,40多个敌人已经爬上山头。在这危急关头,杨根思抱起一包炸药,拉响导火线,猛然冲向敌群,一声巨响,和敌人同归于尽,用鲜血守住了小高岭。杨根思被追记特等功,援予“特级英雄”称号。

12月2日下午2时,九兵团宋时轮司令员直接打电话给黄师长,命令五十八师将歼灭下碣里之敌的任务交给二十六军,与六十师一起进到古土水、黄草岭地区阻敌南逃北援。经过连日激烈战斗,五十八师伤亡和非战斗减员已非常严重,战斗力下降到了谷底,至12月8日,1350高地、1304高地和黄草岭阵地已全部失守。父亲立即赶去黄草岭,拼尽最后努力将一七三团、一七四团所有还能作战的人员集中起来,编成4个连队由父亲亲自率领,进行反击才夺回1304高地。

指挥黄草岭阻击的父亲将指挥所安在黄草岭西南的一个地窖内,但是,美军飞机发现并攻击了前线指挥所,发射火箭弹,掷入燃烧弹,一片火海中,包括父亲和一七四团政委郝亮在内的指挥所人员全部壮烈牺牲。父亲是朝鲜战场上第一个牺牲的志愿军师级以上指挥员。

母亲告诉我们:全指挥所人员中,除父亲以外,都是当场牺牲。父亲被炸断大腿,救回师部后,因缺乏药品,连常用的盐水、葡萄糖都没有,不久就因股动脉大出血而牺牲。

父亲牺牲以后,遗体运回国内,安葬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

父亲牺牲以后,母亲不顾身体衰弱,历经艰辛,把我们兄弟3人抚养成人,时时教育我们要以父亲为榜样,勇敢、坚强、不怕牺牲,勇往直前。

父亲的老领导、老战友刘飞、廖政国、乔信明、张文碧、曾如清、戴克林等伯伯对我们全家一直非常关心,像自家人一样照顾我们,使我们从不孤单。

70年了,我对父亲的印象,大都来源于照片,1941年,父亲与江渭清、吴咏湘伯伯等从皖南事变中九死一生般突围后的合影;1945年,父亲与苏中军区一旅一团全体英雄模范的合影;父亲赴朝鲜前的照片……非常感谢王昊、沈云章等叔叔的回忆文章,使我真正了解了未曾见过面的父亲。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70年了,但是,他为了祖国,为了人民,勇敢作战,不畏牺牲的英勇形象,将永远延续在子孙的怀念之中……

 

作者 胡忆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