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新四军铁军
    • 己亥年轮播图
    • 建党节
    • <
    • >

一段尘封已久的壮烈牺牲

  • 时间:   2020-06-29      
  • 作者:   钟冶平      
  • 来源:   威海经区组工      
  • 浏览人数:  296


前些日子,整理父亲的一些文字材料,看到张心语伯伯1986年12月14日写给父亲的一封信。张心语伯伯是父亲的小学老师,生前曾任中共青岛市委副秘书长。1932年秋天,父亲在桥头镇高级小学就读时,国文教员就是张心语。不过那时他叫丛继周,张心语是参加革命后的组织名。抗日战争后期,师生在威海共同执掌抗日民主政权,一时在当地传为佳话。

张心语伯伯给父亲的信不长,全文如下:

若明同志,烟台日报编写胶东大众报史,向我调查一件事:据说原《大众报》创始人之一的周居宾同志,在1940年或41年调威海工委工作,后不幸被捕牺牲(听说是被敌人的狼狗咬死的)。想给他写个传记,来信问我是否认识周居宾同志,以及他的被捕经过等。我想不起此人,我想如果周在中共威海工委工作过,你一定知道此人。故写信给你,如我估计的对,请你写一个材料寄我转交烟台日报社,或者你能提供了解周居宾同志的其他线索亦可。

这封信在路上走了六天。父亲12月20日收到后,三天就写好了周居宾同志的文字材料,当即寄给在青岛的张心语伯伯。父亲撰写文章的主标题是《周居宾烈士生平简介》,副标题是《关于周居宾同志被捕牺牲情况的回忆》,全文如下:

周居宾同志,1907年出生在山东即墨大留村,家境贫寒。据说在抗日战争初期,其妻流落他乡以乞讨为生。抗日战争爆发前,他在《青岛公民报》社当排字工人。1930年由陈迈千同志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爆发后,回到家乡从事抗日救亡活动。1938年1月,与袁超、孙培生等同志一起,组织成立了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第七大队。三四月间奉三军司令部命令,开往三军总部驻地牟平县崖子村进行整训。途中遭到国民党顽固派韩秉晨部的突然袭击。危急之中,周居宾、刘坦、崔子范等率领部分队员突围。回到莱阳,他重新发动组织群众,又秘密拉起队伍,继续开展武装斗争。后因工作需要,周居宾同志被调到胶东地方工作委员会,开展党的地方工作。

1938年春夏之交,党组织决定由他筹备《大众报》的印刷工作,当时一没有技术工人,二没有印刷设备,怎么办?周居宾同志深知《大众报》是胶东党和人民的喉舌,意识到自己肩上担子的沉重,他把党的期望和信任化作战胜困难的勇气和力量。他和张松山同志一起四处奔波,终于寻找到一些原来在报社工作的印刷工人和被转移出来的机器设备。克服重重困难,不分昼夜地突击工作,完成了筹备印刷厂的工作,保证了《大众报》的早日出版发行。由于他的出色工作,1939年1月,被任命为报社印刷部副部长。

1939年12月10日,当《大众报》和区党委党校的队伍一起转移到北掖三元乡河南村与日伪军发生遭遇战时,周居宾同志当时也在包围圈内。突围脱险后,他忍着自己亲密兄弟牺牲的悲痛,安慰大家,做稳定大家情绪的工作,很快收拾整顿好自己的队伍,恢复了报纸的印刷出版工作,受到党组织和同志们的称赞。

1940年秋天,胶东区党委调周居宾同志到区党委组织部工作。考虑到他抗日战争前曾在大城市生活和工作过,有在城市从事秘密工作的经验,决定由他担任组织部城市工作科(调查科)科长,经常派他到各地区巡视检查。1941年5月,周居宾同志来到威海检查党的组织建设工作,我们热情地欢迎了他。当时中共威海工委驻在文登、荣成边区境内,我代表工委向他汇报了威海的组织建设情况后,他提出要进到威海的基层检查工作。由于当时威海形势严重恶化,都是敌占区,日伪军岗楼林立,封锁严密,危险性非常大,我再三劝说他不要进敌占区,可是周居宾同志坚持要下去走走,说“既然来了,还是亲自到基层去走一趟,实地看看,心里才踏实”。看他一定执意要去,我和工委几位负责同志商量,我们负责同志中一定要有一位亲自陪他去。我坚持陪他,从海阳调来的宣传部部长于政同志坚持由他陪去,要我留在机关主持日常工作,说他也可以顺便了解一些基层的情况。我们经过商量,同意由于政同志陪同前往,选择工作基础比较好又最靠近文登、荣成边区、比较安全的洛后村为落脚点。经过一夜的跋山涉水,他们于5月8日拂晓到达西洛后村,住在共产党员邹玉凤同志家中。

不料就在吃早饭时,七华里之外的东豆山据点伪军突然包围了西洛后村。周居宾同志不幸被捕,同时被捕的还有桥头区区委组织委员夏珂同志(原名韩玉珂,岳家庄村人)。他们被伪军押解到威海市内,虽经严刑拷打,但坚不吐实,最后被日寇用狼狗活活咬死,周居宾同志年仅三十岁,夏珂同志更为年轻。于政同志在混乱之中冲向南山,隐藏在一条长着灌木丛的小水沟里,在基层党组织和乡亲们的帮助下脱险回到工委。

周居宾同志是抗日战争期间在威海牺牲的资格最老、级别最高的领导干部。为此,中共威海工委特向胶东区党委、东海地委做了报告,检讨未能保卫好周居宾同志人身安全的责任,请求上级党委给予处分。此后,威海工委形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今后凡非土生土长的外来干部,一般不允许冒险进入敌占区工作(跟随部队、武工队行动除外),以免再次遭受不必要的损失。

晚年的父亲常常怀念周居宾同志,对于他的牺牲刻骨铭心,一辈子都没有忘。每次他都反复唠叨地说,当时我是工委书记,完全有权力可以不同意他去敌占区,这样就不会出这样大的事情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后人?我看到此时父亲的眼里噙满泪水。


                       钟冶平

                   2020年6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