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新四军铁军
    • 己亥年轮播图
    • 建党节
    • <
    • >

忆当年岁月稠 ----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在歌声中前进

  • 时间:   2020-06-26      
  • 作者:   钱志铭      
  • 来源:   北京新四军研究会浙东分会     
  • 浏览人数:  1045

微信图片_20200626104958_副本.jpg

回想起抗日战争的岁月,在那烽火满天、血雨腥风的中华大地上,作为抗日的主战部队----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凡是我们所到之处,到处都贴满了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为民族独立抗战到底的醒目标语,到处都传唱着抗日的歌声。我记得,当年有许多歌曲都是我们的文化干事吴云戈老师教给我们的,有的是他自编自创的歌曲。当年,我们这些年青的新四军战士,都就是从学唱这些歌曲中明白了革命的道理,坚定了跟着共产党走的信念;也是在这些歌声中得到激励、奋勇杀敌、履立战功的;也是唱着这些歌渡过了长江、开辟了山东战场,挺过了最艰难的岁月……

这些歌,虽然七、八十年过去了,可我到现在依然记忆犹新,每当唱起这些歌曲的时候,就振奋起革命的精神,就回到了那些烽火连天的战争岁月,就回想起了我的老战友、文化干事吴云戈,和那些为民族解放、为人民幸福而英勇牺牲的老战友们!

像《你是灯塔》,是我参加革命时,学唱的第一首革命歌曲,到现在我一个字都不会唱错的!

“你是灯塔,照耀着黎明前的海洋;

你是舵手,指引着前进的方向。

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你就是核心,你就是方向,我们永远跟着你走,人类一定解放,我们永远跟着你走,人类一定解放!” ……

记得在194510月,我们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随大军约2-3千人从常熟过长江,我们乘坐的全是小木板船;上船之前,吴云戈教了我们一首他新创作的歌曲,名字叫《我们要渡过长江》:

薄雾迷漫着江面,浪涛敲击着堤岸。

当这黑沉沉的午夜,我们要渡过长江。

长江是我们的,我们千万次渡过了长江;

艰难困苦算个什么,我们要渡过长江;

获得更大的胜利,获得更大的胜利!

别看这首歌不长,但特别地“映景”,作用巨大。当时我们许多战士不会游泳,包括我在内,一看要过这么宽阔的长江,心里都打怵,而当我们唱起这首歌的时候,真是鼓舞士气、斗志昂扬,好像过了长江就一定会获得更大的胜利似的,大家都“雄纠纠,气昂昂”地渡过了长江。

我们连队过江后步行到东台,休整了几天,然后一路北上到达涟水,在涟水得以休整、改编,我们浙东游击纵队改编为华东野战军一纵三旅,我当时在教导营三队(政工队)当学员。当时我们教导营的政委是唐炎,近些年听说他现在就住在军事科学院内,但从未曾谋面;遥想当年,他的爱人盛林,可真是一位尽职尽责的好医务人员,每天都背着医药箱行走在我们战士中间。当时也没有什么好药,只是红药水、紫药水、纱布等,最好的也就是消炎片了。可是大家一见到她,心里就踏实了,什么病也都没有了!

我们部队从涟水出发后,一路向北进入了山东,来到了现在的日照市,当时叫石臼所,是我们的解放区。当年的儿童团、姐妹团为我们站岗放哨,许多妇女帮我们洗衣服,老大爷和大娘送来大枣、花生、柿子慰问我们……,我们一下子有了到家的感觉,什么是军民鱼水情啊?这就是!

1946年的1月,我们打下了泰安,后来赶上114日“国共停战协定”,双方都不再进攻了,我们就驻扎在现在泰安火车站的西北角的营房里,这些营房全是当年日本鬼子留下的木质房屋,我们教导营在西边,特务营在东边,我还常去特务营看望我的一位好领导鲍自兴,当时他任一连的连长。

19471月,我从教导营毕业后被分配到了炮兵团,当时的团长是邱士文;让我到工兵连当文化教员,连长是贺化铨,不幸在攻打开封市时光荣牺牲了。三个月后,我被调任炮兵团政治处统计干事,19485月“豫东战役”时,我被调任特务连副指导员。

19491月“淮海战役”时,我们“一纵三旅又改编为2060师,我任炮兵团特务连指导员, 195010月抗美援朝战争前,我被选调到胶东军区当党委秘书,而没能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是人生的一大遗憾,但也算是捡了一条命,不然,我们20军全都去了朝鲜,半数以上的人没能再回来!我在特务连当指导员时的“搭档”、连长孙祥龙,就是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英勇牺牲的。

人老了,总是回想以往的人和事儿,每当想起我的这些早已牺牲的老战友的时候,我就唱起吴云戈教我的那些老歌,一是激励一下自己的斗志,更重要的还是深切的怀念我的那些老战友们,真是感慨万千呀!

下面我再给大家唱两首当年渡过长江老歌吧!

第一首歌叫《怒吼吧,长江》:

晴空衬着白帆,鱼网兜着江浪,美丽的扬子静静地流。自从鬼子来到了江面,扬子成了凄凉的战场,两岸的民众被迫做奴隶,江上从此看不见太阳。

但是中国的人民从来不屈服,为了生存自由坚决地反抗,鲜血汇成了巨浪,江水映着血的红光。看!革命的浪潮奔腾向前,向前!

那时候,黑暗就要过去,天边露出曙光,迎接着我们的将是一轮红日涌现在东方!

中间还应该有一段歌词,但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第二首歌是《胜利之期在眼前》,这首歌是吴云戈老师自己编写的。

“天快亮时又一暗,事到成功亦更难。

大雨一过露晴天,胜利之期在眼前,在眼前!”

别看这首歌短小精悍,但颇有哲理,鼓舞着我们在困难的时候看到光明,一生受益匪浅。

 

    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老战士

     钱志铭(现年95周岁)

 

                202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