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中秋佳节
    • 新四军铁军
    • 己亥年轮播图
    • 国庆节
    • <
    • >

为共和国而奋斗--并以此文纪念父亲叶蓬勃诞辰100周年

  • 时间:   2019-10-15      
  • 作者:   叶培建      
  • 来源:   北京新四军研究会浙东分会     
  • 浏览人数:  174

 微信图片_20191015094604.jpg

                                    叶培建父亲叶蓬勃在朝鲜立功纪念照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恰逢我父亲叶蓬勃诞辰100周年。在这重要年份,我获得“人民科学家”国家荣誉称号和“最美奋斗者”光荣称号;母亲作为建国前参加革命而今健在的老同志获“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我作为科技进步特等奖获得者也荣获这一纪念章。我心情激动,感慨万分,很想写点什么,思来想去,觉得有必要写写我们家人为共和国而奋斗的平凡故事,并以此文来纪念父亲诞辰100周年!

微信图片_20191015094604.jpg

                             解放上海后,叶培建父母的合影照

  我父亲1919年10月9日出生于江苏省泰兴县海潮村,原名叶荣生,参加革命后改名叶蓬勃,抗战初期毕业于乡村师范。新四军东进黄桥之后,在抗日民主政府的领导下,他积极投身抗日的教育事业,先后担任小学校长、区文教股长、县教育督学,教育培养的很多学生走上了革命道路,同时作为党的基层干部,和县团一起参加了反扫荡斗争等等。解放战争初期,投入了苏中战役,在“七战七捷”的第一仗——泰兴宣家堡战斗中做出了积极贡献。后因国民党发动全面内战形势紧张而北撤,转入军队工作。先后随华野一纵参加了莱芜、孟良崮、豫东、淮海、渡江、解放上海等重大战役,有几仗(如豫东战役中民权车站争夺战、渡江前夕江心洲攻击战)打得异常激烈,九死一生。后又于1950年10月入朝参加抗美援朝,隶属20军60师,在朝期间先后任团宣教股长和组织股长。入朝后即在东线投入第二次和第五次战役,首战长津湖地区,我志愿军虽仓促入朝、缺衣少粮、武器落后,但以大无畏的精神重创美军王牌陆战一师,打破了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这两次战役及后来的华川狙击战、元山海防备战,条件都极其艰苦,美军装备远远优于我军,部队战斗及非战斗减员损失巨大,各种思想也随之产生。父亲作为一名政治工作者,不畏艰险、深入基层为克服部队中存在的“速胜回国”和“轮班回国”思想情绪,在激活、发挥党支部作用中提升了战斗意志,荣立战功。1952年归国后,他随20军在浙江地区从事战备值班和国防建设,先后在榴炮团、速成学校、坦克团和步兵团任职,也在军、师两级机关任过职,直至1964年转业。战争年代,他以一个文化人转入军队,克服了许多不适应,努力改造自己,不惧生死,英勇战斗,勤奋工作,先后立三等功,四等功四次,小功多次。荣获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军功章和国旗勋章各一枚,并获中华人民共和国三级解放勋章一枚。在和平年代,为建设正规化军队而努力工作。1964年响应毛主席地方“大办政治部”号召,转业至南京某军工企业担任政治部副主任,后任革委会副主任,为国防工业建设呕心沥血,成绩斐然,不幸于1971年4月去世。可以说他的一生虽职位不高,功劳不大,但是是革命的一生,为共和国的成立和建设鞠躬尽瘁的一生。

微信图片_20191015094604.jpg

                                                    叶培建母亲在解放战争结束时军装照

  我的母亲和三叔都受他的影响,于抗战后期参加了革命。母亲1946年初,忍痛留下仅一岁的我在泰兴李秀河村外婆家,北撤后也在华野一纵,先在教导团任文化教员,后任连队指导员,随队南征北战,吃尽辛苦。从朝鲜归国后父母才得以团聚,母亲于1955年从部队转业至地方,先后在卫生系统和教育系统工作,直至离休。她先后获得了淮海、渡江战役等纪念章,以及抗战60周年、70周年纪念章,今年又获“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感到十分光荣和自豪。她一直关心子女的成长,尤其是在父亲去世后她更是把教育子女放在第一位,要我们做好人,做对国家有用的人。她也是为新中国的诞生和建设而努力工作了一辈子,现虽已90多岁,身体也不太好,但仍关心国家大事。

微信图片_20191015094604.jpg

叶培建母亲佩戴“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照

  作为他们的孩子,我弟弟和妹妹都曾在部队服役多年,复原后回到南京的工厂工作,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他们先后去了深圳和广州,成了创业者和开拓者,都做得很好。在为国家和社会作出贡献的同时,也极大地改变了自身的环境和生活。

微信图片_20191015094604.jpg

叶培建父亲从朝鲜回国后与他合影照

  我作为长子,父母从朝鲜回国后,才得以和他们团聚,且因他们在部队,流动性大,我上部队的住宿制子弟学校,也是离多聚少,只有假期才能一家团聚,但他们对我成长的影响是巨大的。影响不是来自“说教”,而是来自“家传”,他们革命的历史和做人的准则本身对我就是鞭策,所以我心中、血液中有深深的爱国情怀,即使是父亲在上世纪70年代初不幸去世后,也没有动摇我这信念。我始终热爱自己的国家,热爱自己的事业,所以在国外学习时从未考虑过留下;国内有部门出高薪要我去工作,我也不为所动;工作中遇到严重困难也不会屈服;我走上“航天”之路,其实和父亲的建议很有关系,我高中毕业时想考外语学院,今后做外交工作。我父亲鉴于他们入朝鲜时受美国空军欺负的教训,希望我学航空。我就报考了北航、南航等航空学院,但浙大把我先录取了,毕业时走进了1968年刚建立的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钱学森为第一任院长),开始了长达50多年的航天报国工作。

微信图片_20191015094604.jpg

                      叶培建佩带“人民科学家”国家荣誉称号奖章照

  在50多年的航天工作中,除在国外学习的几年,先后在工厂、研究所从事过不同工作。在工程研制方面,我先担任我国第一代传输型对地观测卫星的总设计师、总指挥,为这一类卫星的成功研制、三星组网做出了系统的重大贡献;这十几年来,先担任嫦娥一号总设计师兼总指挥,于2007年实现我国第一次绕月探测,实现了中国空间事业的第三个里程碑。继而担任嫦娥三号首席科学家,嫦娥二号、嫦娥四号、嫦娥五号试验器总指挥、总设计师顾问,在各型号嫦娥方案的选择和确定、关键技术攻关、大型试验策划与验证、尤其是嫦娥四号首次实现月背软着陆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在空间科学、卫星应用、卫星信息化等方面也有不少建树,先后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一等奖多项,团队获国家科技创新团队奖。2003年当选中科院院士,并任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等多所高校的兼职教授,国际小行星组织把编号456677的小行星命名为“叶培建星”,这些对我是极大的鼓舞和鞭策。去年起,我又受聘担任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航天学院院长,为培养人才做点工作。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国家又授予我“人民科学家”国家荣誉称号和“最美奋斗者”称号,深感得之太多了!当习主席亲自把奖章授予我时,我十分激动,倍感自豪,觉得 “受之有愧”:有多少英雄模范做得比我好,贡献比我大;即使论在航天事业中取得的成绩,我也只是创造这些成绩团队中的一员。习主席还对我说:“再立新功”,这是对航天人的重托,是对中国航天事业的企盼,是对我的鞭策。因此也倍感责任重大!我虽已74岁,但革命人永远年轻,一定在今后的岁月里和同志们一起,把中国的探月和深空探测事业做得更好,为建设航天强国多做贡献:正期完成嫦娥五号月球取样返回,在建党100周年时中国火星一号完成飞向火星、落在火星、巡视火星的壮举,继而实现小行星探测,火星取样返回,在新中国成立100周年时完成木星系探测,走向太阳系边际!


                                      叶培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