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中秋佳节
    • 新四军铁军
    • 己亥年轮播图
    • 国庆节
    • <
    • >

我为什么要谈新四军?

  • 时间:   2019-09-19      
  • 作者:   王炎:      
  • 来源:   星炬网     
  • 浏览人数:  166

前不久,看到网上有#铁的新四军# 这个话题,主持人叫@湘江新语 ,我很高兴,便很投入地参加了进去。

    首先,开了《新四军直播》这个专栏,即“新四军历史上的今天”,每天发布。

接着,又和网友们共同设计了《新四军战报》、《新四军谍中谍》、《新四军花木兰》等系列专栏,已开始启动。

后面,还有《新四军肖像》、《新四军珍忆》、《新四军忠烈魂》等,陆续推出。

到临近七十周年大典时,还会推出《新四军与新中国》专题文章。

 昨天有人问:

老王,以前你爱写段子,很少写长文,这次怎么了?

还有,当年你挂@大鹏看天下 ,连挂几百天,直到它永久销号,这次,似乎这股劲儿又上来了,为啥?

 我说,这是多年的宿愿。

 上次纪念抗战胜利的大阅兵时,就想开动,但因为当时“八年抗战”概念改为“十四年抗战”概念,所以把重点放在推送东北抗联的题材上,就没动。

今年,该偿此愿了。

 为什么要做这件事?这里解释一下。

 (一)

许多人,尤其青少年,根本不知道历史上有一支抗日的主力军,叫做新四军。

有部电影《刘老庄八十二烈士》,网上一打开,弹幕竟出现“这是穿越吗?”字样——军装、臂章不是八路军,孩子们没见过,以为是编造出来的部队。

 


敌后抗战,两大版块:

八路军在华北区域,主要于河北、山西、热河、山东、察哈尔、陕西、绥远七省作战。

新四军在华中区域,主要于安徽、江苏、湖北、河南、浙江、湖南、江西七省作战。

两军分工经略,并肩作战,驰骋于两大战略区,共同受延安统一指挥。

两者的前身是一家,叫红军,后身也是一家,叫解放军,但在抗战期间,是两支部队,在两个战场协同作战。

毛泽东在抗日战争期间的名篇《为人民服务》第一句就是:“我们的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人民的军队……”

孩子们不知道,不可怪,责任在官家。

 北方有座著名的抗日战争纪念馆,概述抗战历史功勋,只写八路军,却无新四军,有位老将军(中将衔)看后,十分生气,当场批评,后才补上,使之完整。

 仅举一例,可窥一斑,其它我就不必多说,想必大家一看就明白了。

(二)

即便听说过新四军的人们,所知内容也很有限、也很片面。

大多数人只知三件:一,皖南事变;二,黄桥战役;三,京剧《沙家浜》。

注意到这里的“偏颇”没有?

这三件,都是在与国民党的反共顽固派交锋。

那么,跟日伪打的仗,有人知道么?没多少人知道。

于是,公知果粉们就趁虚而入,谣上了:“新四军游而不击”、“只打国军不打日伪”、“只内战不抗战”……

由于信息极不对称,这些抹黑是有一定效果的,许多不知史实的青少年,很容易信以为真。

这确属我们宣传上多年的重大缺陷。

实际上,新四军对日伪,打了2.4万余场仗,歼敌48万余人,仅溧水一县,短时间内,就打了两百余仗,而且绝大部分是营连以上规模。

今后,我们要补这个课,复原历史真相,还原四爷全貌。

这次开设的《新四军战报》专栏,就是开头。

(三)

新四军有许多壮烈的事、精彩的事、震撼的事、动人的事,世人却不知晓。

 总指挥在纪念建军90周年大会上专门提到“刘老庄连”,这是新四军3师7旅19团的第4连,该部队前身是叶挺独立团,是“飞夺沪定桥”的英雄部队,43年3月反“扫荡”中,该连完全可以跳出合围,但是,为掩护后方群众转移,他们主动选择了死扛,全员战死,无一缴械,无一被俘,无一投降。

实际上,新四军有两个八十二烈士连,另一个是“大胡庄八十二烈士”,同样全连殉国,同样气壮山河。

 抗联有个“八女投江”,新四军有个“九女投河”(八名女学员和一名女记者),情节完全一样,且更惨烈,日军将她们的遗体从水中捞上岸,开膛破肚,曝尸河滩。

新四军也有一位“黄继光”,攻打淮阴时,班长徐佳标双手被打掉后,用身躯扑向枪眼,壮烈牺牲,战后淮阴城的南门被命名为“佳标门”,这是我军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位堵枪眼英雄,是黄继光的前辈,准确地说,黄继光是“志愿军的徐佳标”。

大家都知道“智取威虎山”,杨子荣孤身一人打入匪巢,两个月余,历经座山雕各种测试,未露破绽,最后成功歼敌,十分精彩。

新四军有更精彩的“汤团行动”,整整一个团打入敌穴,团长是传奇英雄汤景延。日伪的专业特工百般测试,反复考察,将部队分割多地隔离,各种分化、盯梢、设套、扣置全部军官家属,但是,历时近半年,全团七百人,竟无一露出破绽(要知道,绝大多数的普通战士都是泥腿子,并非经验丰富的老侦察员,其难度之大、之复杂,不难想像)。

在此期间,该团窃情报、杀特务、除汉奸、掩护蔽藏我方干部,还将大批物资偷运到根据地。

到约定行动的那一天,全团在各地一齐动手,击毙身边日伪,摧毁十几处据点,救出全部家属,破腹而出,完整返回根据地,整个过程,仅轻伤两名战士。

这种精彩,完全可写一部惊心动魄的电视连续剧。

 大家知道,49年渡江战役时,国民党林遵第2舰队起义,改编为解放军的“华东军区海军”,后来以此为我人民海军的建军纪念日。

大家所不知道的是,我军的第一支海军部队,乃新四军于41年所建,叫海防团,团长是苏中第4军分区司令陶勇兼任,所以他后来授衔海军中将,担任东海舰队司令。

 在对日作战中,新四军打了许多精妙绝伦的经典好仗:硬碰硬的繁昌保卫战、神话一般的官陡门奔袭战、攻坚打援的车桥大战、十二战十二捷的三仓丰利之战……

在战术战法上,新四军也是迭出奇招、好戏连连,有水淹战、勾引战、石阵战、围困战、变袭战、火烧战、竹弹战、利诱战、S圈战、甚至还有“坦克”战、“生化”战……

隐蔽战线更是新四军的强中强:

秘密运输线,把成吨的钢管,在日军重兵严守的吴淞港装上船,大摇大摆运往根据地,制造迫击炮;

句容王家大院,同驻有新四军方面、国民党方面、汪伪方面三个政权,后两方均被蒙在鼓里,全然不知户主王诚凤、王诚龙兄弟都是“四爷”的人;

解放后曾任江苏省长的惠浴宇,当年在苏中是行署一级的大首长,他竟亲自坐镇伪军一个集团军总部的办公室里,直接抄收日军情报电文,转手发给新四军军部,想想都是不可思议;

大家看过的谍战剧,大都发生在上海,此地谍工云集,八方汇聚,国民党方面有军统、中统、军令部二厅系统,日伪方面有参谋本部特务机关、外务省情报系统、宪兵特高课和丁默村、李士群的特工总部,租界有工部局密探系统,青红帮有自己的暗线,还有苏英德法美等无数国际间谍……各路交缠,极为复杂,其中,中共方面是做得最出色、最成功的,其情工密线的绝大多数,都是新四军(华中局)的人。

 ……

 这么多精彩,这么多辉煌,世人所知却甚少,咱们应该把它贴上网,传播开来,让后人知道这些英勇、知道这些卓越、知道这些伟大!

(四)

这个话题,名字起的很好,它源自《新四军军歌》的主词:“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点出“铁”字,鲜明地展示了新四军果毅善战、敢打硬仗的真实原貌,是对公知果粉谣诬新四军“不抗战”的强力回击。

更有价值的是,它突出了光耀隽永的“铁军精神”。

 在前述关于“刘老庄连”的那篇讲话中,总指挥专门讲到了四个“铁”字,他说:“锻造铁一般信仰、铁一般信念、铁一般纪律、铁一般担当的过硬部队”。

“铁”字源出何来?

源于新四军的“铁军精神”。

北伐时,叶挺独立团为第四军赢得了“铁军”之誉,被当时公认为最具革命性的军队代表。红军创建初期的三个番号,都叫“红四军”,三大主力(红一方面军、红二方面军、红四方面军)就是由这三支“红四军”衍生发展而来的。可以说,铁军精神、井冈山精神、延安精神,本质是一致的,是一脉相承的,在人民军队的全部历史中,这种精神是贯穿始终的。

 今天重温铁军精神,有着强烈的现实意义。

例如,“铁的信仰”这一条,对照想想如今的“不忘初心”教育,是不是令人深省,感慨万千?

我在整理史料时,常情不自禁地自问:对比前辈先烈,自己还算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吗?

我想,九千万党员,尤其是领导干部们,是不是每人都该扪心自问一下?

 孩子们对历史的了解相对较少,这很正常,现实生活中,他们看到了太多的不好现象,也容易产生错觉和质疑。

老王我以一己之力,不能改变大局,但是,我们尽到努力,我们复原史实,我们讲好新四军的故事,至少可以起到一种效果,让孩子们能够清晰地辩识:什么是真正的共产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