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中秋佳节
    • 新四军铁军
    • 己亥年轮播图
    • <
    • >

偶然、也是必然 ——向渡海先锋营的烈士们致敬

  • 时间:   2019-04-03      
  • 作者:   叶培建      
  • 来源:   北京新四军研究会浙东分会     
  • 浏览人数:  330

去年年末,为今年嫦娥五号进驻海南文昌卫星发射场合练做准备,我乘飞船在该基地合练的时机来此看看,工作之余,去一个离基地才凡公里的石头公园参观。该公园就是海滨的许多大巨石,面临大海、水天一色、浪击生花、颇为壮观。在临到海边的路旁,我忽见一墓园,并有一碑,碑下似有鲜花几株。心想在此僻静之处,何来一墓,还有人敬献鲜花?

仔细一看,是一个明显经人维护的墓地,周围一圈半人高墓墙,墓地以低矮植物覆盖,一片绿地,并有一碑,上书:大字为渡海先锋营烈士纪念碑,小字为革命烈士永垂不朽,落款为文昌市民政局和龙楼镇人民政府,(见照片)。我想,这应该是当地政府为解放海南岛时,由此登陆而牺牲的烈士们修建的墓地。出于对革命烈士的敬意,我向墓地深深鞠躬致敬。站在海边,眺望大陆方向,心中想到的是在解放海南岛时,先辈们如何乘坐木船渡过了这波涛汹涌的、宽阔的琼州海峡!海上有敌舰、天上有敌机、岸上有守军,这一仗该是何等艰难激烈。而没想到今天自己竟站在了当年先锋营登陆的地方。这对于我来说,此事是一个“偶然”的事情。但另一件也很偶然的事情,又让我对渡海先锋营有了更多的了解,并想做点什么。

今年九月初,应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集团军邀请,去河南开封军部讲讲中国的空间技术,尤其在现代战争中的作用。因我父、母亲都是新四军的老战士,而20集团军是新四军一师发展而来,是他们战斗、工作、生活过多年的老部队,所以现在军里的同志们请我回去讲讲。在两天的交往中,他们也说到这些年来20军在大裁军和军区调整时的变迁和体制调整,当时并未太在意。临走,他们送了我前些年编写的上下两册20军军史。

前几天有空初暑翻翻军史,厚厚两大本,竟赫然看到了“渡海先锋营”几个字,一下子就让我想起了去年我曾看到的“渡海先锋营烈士纪念碑”。这是一件事吗?仔细读了军史,把有关章节抄录如下:

「(二)强渡琼州海峡

—为策应琼崖纵队坚持斗争,增强岛上力量,以便接应主力大规模登陆作战,继第四十军三五二团一营首次偷袭渡海成功之后,一二八师三八三团一营奉命担负再次偷袭渡海的任务。3月9日,全营完成了渡海作战的一切准备,开赴殉州岛启渡场,待机出发。10日,天气突变,阴云密布,风向、风力均对偷渡有利。当日13时,一营1000余人分乘大小船只21艘,从启渡口出发,按预定队形、方向航行。20时,突起大风,一排排山峰似的海浪直扑船头。各船之间失去联络,2只船被大浪打漏,6只船桅杆被风吹折。在此情况下,各船指挥员发扬孤胆作战的战斗作风,指挥战船奋力向预定方向前进。11日9时至24时,除3只船沉没外,其余先后在预定地区琼岛东北赤水港至铜鼓岭一带登陆,击败滩头守敌后登上海南岛。在前来接应的琼纵独立团和当地群众的掩护下,突破敌1个团的封锁,于12日晨到达文昌地区。13日,第四十三军党委发去贺电:悉全营奋勇当先,排除万难,胜利登陆。捷报传来,全军上下倍受鼓舞。军还授予该营“渡海先锋营”称号,授予该营二连“渡海英雄连”称号。中共华南分局、广东军区及第十五兵团也联名发来贺电,并为全营指战员记大功一次。

继三八三团一营渡海成功后,四十三军第一二七师奉命派遣4个加强营由正面强行登陆,又获成功。18日,一二八师主力奉命由博贺港、东海岛进至徐闻以南集结,配合四十军大规模强行登陆。4月16日19时,师率三八二团、三八三团(欠一营)、三八四团1个营,于三塘港、海珠港一线与四十军主力并肩启渡,依次向预定登陆点前进。行进中,遭敌舰4次袭扰。担负护航任务的三八二团二营,在副政治教导员刘安元的指挥下,以2艘机帆船、3条木船,成扇形向敌展开。山炮、战防炮先敌开火,敌舰被打得措手不及,仓皇而逃。20分钟后,又有几艘敌舰向我主力船队攻击。护航队与敌舰展开了殊死搏斗,六连副政治指导员刘长存胸部中弹,仍带伤指挥战斗,直至牺牲。海战中,护航船只在仅剩2艘的情况下,仍顽强与敌舰战斗,保障了主力船队渡过琼州海峡。17日3时至8时,全师分别在玉抱港、才芳岭击破滩头之敌的阻击,胜利登陆。

一二八师主力渡海后,担负掩护和后勤保障任务的三八四团2个营,随兄弟部队于23日19时启渡,24日拂晓顺利登陆,与师主力取得了联系。」

看到这个我激动起来,地点:海南岛东北赤水港至铜鼓岭;称号:渡海先锋营。没有错,这就是一回事,怎么会这么巧呀!

但是,我的担心又来了:43军128师383团,这个43军经凡次撤编、恢复,80年代中期128师编入第20集团军,这才会在20军军史中出现128师383团渡海这一节。那么,树烈士纪念碑的文昌市、龙楼镇的同志们知道这支部队现在在什么地方吗?反之,现已从20军又改编成武警某部队的383团的后辈们还知道他们的前辈在文昌海边有个烈士墓吗?为了消除这个不应出现的可能,我应做点什么。我立即把这个情况告知了接待我的20军宣传处洪昂处长,并发去了烈士墓照片,请他一定告知原383团这个情况,他知道后表示非常感谢,也很感动,他并认为只有我这样崇敬烈士的有心人才会敏感到这个联系,才会热心做这件事,他一定会把这个信息告知今天的383团,这又是“ 偶然、也是必然 ——向渡海先锋营的烈士们致敬”。

我真希望有一天,经过信息的传递,现在383团的同志们能来这儿为他们的先辈祭奠,并有可能把墓园再修缮得更好一点。文昌、龙楼的同志们也会有机会去看望一下他们精心呵护的烈士墓的原部队。使得革命精神代代相传。


               叶培建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