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十九大
    • 新四军铁军
    • 己亥年轮播图
    • <
    • >

缅怀粟裕大将

  • 时间:   2019-01-16      
  • 作者:   刘晓星      
  • 来源:   北京新四军研究会1师分会     
  • 浏览人数:  63

我是刘炎、陈模的女儿,今年快70了。但至今,在我脑海中一直跳跃的数是“502”,这是我孩提时认知的第一个“数”,是我母亲、外婆、和我们一家亲切呼唤的“数”,是给新四军和华东野战军官兵带来胜利和信心的“数”,是给每个家庭带来幸福和希望的“数”。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数,他代表了“淮海战役中立了第一功”的粟裕司令员!

我少年时,经常听母亲和外婆给我们姐妹谈粟司令对我父亲的关心对我母亲的教导、爱护和帮助。母亲还经常找出珍藏的老照片,数家珍般对我们一一细说。

一、第一次见到粟裕司令员

文本框: 草屋留影:1939年11月初冬,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溧阳县水西村。左起:罗伊,陈模,楚青。这是粟裕副司令员教女兵搭的茅屋,粟裕司令员摄影无标题.png  

                            草屋留影:193911月初冬,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溧阳县水西村。左起:罗伊,陈模,楚青。这是粟裕副司令员教女                                                              兵搭的茅屋,粟裕司令员摄影

    1939年初冬,我母亲在新四军军部第二期速记班学习结束后,我母亲和楚青、罗伊同志一起被分配到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司令部秘书处任速记员。当时,司令部设在江苏省溧阳县水西村光裕祠堂。陈毅任司令员,粟裕任副司令员(粟裕原任二支队司令员,一、二支队合并后,改任副司令),刘炎任政治部主任。粟裕司令身材不高,一双炯炯发光的眼睛看起来很精神。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亲切地和她们握手,她们三个女兵跟他从不会感到紧张和拘束。当时的条件很艰苦,人多房子不够住,粟裕司令员就亲自教她们搭房子。他告诉她们利用祠堂前面宽阔的走廊和圆形粗大的大柱子当骨架,先用竹竿、稻草、草绳编成一个个约三尺宽、二尺高的长方形草块,再把这些长方块一个个、一层层地编搭起来作为房子的墙壁,中间开一个小窗,用稻草编一扇门。她们几个人按照粟裕司令的方法,真的把房子盖了起来。草房搭好后,大家都很高兴,粟裕司令还特地为她们三个女兵在草屋的窗口前拍了一张照片留念。 

    二、严格训练

粟裕司令员待人和蔼可亲,但在军事训练上却要求严格。每天起床号吹响后十分钟内,大家必须跑步到操场,人员到齐后,他亲自率领大家跑步,然后进行队列训练和射击训练。有时,他还教战士们练习刺杀。冬天,寒风凛洌,有一天,我母亲带了手套出操,粟司令严肃地批评了我母亲,叫把手套脱下来,训练举枪瞄准时,她们女同志臂力差,没有耐力,瞄不一会,就失去平衡,枪斜了下来。粟司令就在她们举起的步枪准星上,放一枚铜板,要求举枪三分钟,铜板不掉下来,粟裕司令经常说,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要把女战士们培养成合格的军人。在粟裕司令的严格要求下,她们都练出一手射击的好本领。在一次实弹射击中,女兵们的成绩都很好,我母亲三发子弹射中了二十九环,得了个优秀。粟裕司令知道后很高兴,他那满意的笑容我母亲依然记得很清楚。为了奖励她们的好成绩,粟裕还拿着当时在一次战役中缴获的照相机,为她们四个勇敢的女兵照了相片,名为《打靶归来》。

三、严格要求

平时工作中,粟裕对女兵们的要求也很严格,他要求她们对工作一定要认真负责、一丝不苟。1940年春,部队缴获一台收音机送到司令部。粟裕要她们三个速记员晚上轮流值班,收听新闻,并且要速记下来,摘选重要的抄送首长传阅。有一天,轮到我母亲值班,因为下雨,雷电干扰收讯,我母亲听不清楚收音机播放的内容,记下来的东西就很少。我母亲灵机一动,把前一天抄录的一条新闻又抄上凑数。那天,粟裕司令的身体不舒服,我母亲想他一定不会看的。没想到,粟裕司令在看到我母亲的记录后立刻坐起身来问我母亲:丹阳成立伪维特会的消息前天已经有了,怎么今天还在游行庆祝?我母亲的脸刷地红了,如实地汇报了实情,等待他严厉的批评。可是,粟裕司令却用温和的口气对我母亲说:对待工作,不论大小,都要严格认真负责,实事求是,不能马虎凑合。我母亲羞愧地点着头,从此再没有犯过这样的错误。

四、官兵亲密相处

在光裕祠堂的时候,粟裕住在祠堂边上的小阁楼上,她们几个女兵就住在阁楼下。他平时工作很忙,经常工作到深夜,公务员怕司令晚上饿了,就买了一些饼干放在粟裕床后的竹筒内。有一天,我母亲带头上楼,和几个女兵将竹筒内的饼干吃光了,然后还写了一张纸条:“小老鼠偷吃了”放在空筒里。第二天,粟裕司令看到她们时,微笑着对她们说:“欢迎小老鼠再来光临。”她们都红着脸笑着跑开了。当时,她们的条件虽然艰苦,但是同志之间的关系相处得十分融洽,即使是官职很高的首长对她们也十分亲切,所以,在那个时刻面临生死考验的残酷的战争年代,她们女兵的心里也都是愉快、轻松和甜蜜的。

无标题.png

            打靶归来:1940年3月,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溧阳县水西村。左起:张茜,罗伊,陈模,楚青

   在速记班学习的同学中,我母亲和楚青是好朋友。楚青在部队的时候,就和粟裕将军结识了。她们毕业分配到水西不久,粟裕就找到了我母亲和罗伊,让她们帮忙作陪,和楚青三个人一起拍。于是,在当年的指挥部大门口留下了她们三个人的一张珍贵合影。

   五、关心体贴战友

1943年初春,粟裕司令已任新四军第一师师长兼苏中军区司令员师政委。我父亲刘炎同志病重后,粟裕又兼任师政委,苏中军区政委和苏中区党委书记等多种职务,工作十分繁忙,当时我父亲刘炎政委的病情很严重,准备到上海做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粟裕建议作为刘炎妻子的我母亲陪同照料。我父亲刘炎考虑到上海生活费用高,我军的经费困难,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开销,不同意我母亲去上海。当时,粟裕司令既要尊重刘炎政委的意见,又对他一个人在上海的生活不放心。那时,正巧全国闻名的抗日七君子之一的邹韬奋患中耳癌,急需到上海治疗。为了保证邹先生沿途的安全和生活上的照料,组织决定派一个交通员和一个女同志执行这项任务。粟裕便派我母亲以邹先生学生的身份一路护送他去上海。护送任务结束后,我母亲就可以留在上海照料我父亲刘炎,一举两得。

当时,日军正对我苏中地区进行残酷的扫荡”、清剿”和清乡”。粟裕全力指挥苏中军民日夜奋战。但是仍在百忙之中,亲笔给通海自卫团团长汤景延写信,请他务必确保邹先生的安全和妥善安排他的生活,又指示苏中区党委的有关同志设法护送邹先生安全到沪。在粟裕司令的安排下,他们在南通县天星镇汤景延的家里住了两天,等待办理去上海的手续。手续办好之后,汤景延派人把她们送到南通,乘上去上海的轮船。我母亲根据粟裕的指示,全力照顾邹先生的生活。到了上海,潘汉年同志派人来接邹先生。我母亲向邹先生告别后,就立刻前往上海的虹桥医院照料刘炎。我母亲的突然到来,让我父亲刘炎感到很意外。他高兴地说:粟裕真关心人,真会体贴人。”当我母亲从上海回到新四军军部所在地黄花塘后,听潘汉年说,邹先生还向他打听过我母亲的身份,当他得知我母亲是师政委刘炎的妻子时非常惊讶,很感激党和粟裕司令员对他的爱护和关怀。

    六、送我母亲去大连治病

1946年11月20日,我父亲刘炎不幸病故,他在临终时对前来看望他的陈毅司令、粟裕副司令员,宫乃泉部长说:陈模还年轻,以后有条件时希望组织上给予照顾,送医院把……她的病治好……”。当时我母亲已经患上了重病——瘫痪在床,我父亲的离开和临终时对我母亲的牵挂让我母亲心碎不已。胶济路打通后,组织上派专人送母亲住进大连医院的普通病房。可是,入院半个多月来,没有医生来看望过。在大连工作的共产党员朱毅部长知道后,向上级反映了我母亲的情况。粟裕司令立刻指示:陈模住一等病房。后来,我母亲的情况有了很大的好转,大夫为我母亲做了细心周到的治疗。瘫痪了近两年的我母亲,慢慢能够坐起来,甚至可以站起来了。当我母亲第一次从床边走到窗前,看到窗外明媚的蓝天,盛开的花朵的时候,就会想起粟裕司令,如果不是他,我母亲就看不到今天的一切。出院后,粟裕司令又托人把我母亲送到大连疗养院疗养。

文本框: 1948年大连。左起:粟寒生(楚青次子),陈模无标题.png

               速记班的亲密战友:1940年春,江苏溧阳水西村。左起:楚青,罗伊,陈模。粟裕副司令员摄影

1947年夏,敌人对山东实施重点进攻。华野在胶东的一部分后方人员转移到大连。当时楚青身怀六甲,也随着一部分部队家属转移到大连,在寒风中生下了儿子。1948年年末,楚青急于返回前方工作,不便带婴儿,就把年幼的儿子和奶妈托付给了我母亲。当时,我母亲的病还没有痊愈,还需要在大连继续治疗。济南解放后,粟裕司令把我母亲和他的儿子小宝接到了山东,住在他家中。我母亲已经有三年没有见到粟裕司令了,一见到他们,我母亲的心里悲喜交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地往外流。粟裕司令见到我母亲,一面祝贺我母亲身体恢复健康,一面鼓励我母亲坚强起来,在革命的道路上继续前进。他还特地安排我母亲在济南白求恩医学院工作,一面工作,一面治疗。

七、刘炎烈士该进陵园

1949年初的一天,康生对粟裕司令说,临沂要建烈士陵园,你觉得有哪位烈士该进陵园?粟裕说:刘炎政委的遗体应该迁入烈士陵园内。”刘炎病故后,因为我母亲也瘫痪在床,他的遗体一直放在医院附近的临沂西桃花村,委托一名村民看守。烈士陵园建好后,根据粟裕司令的指示,刘炎的棺木被安放在了园内,墓碑上写着:刘政委炎之墓。上面还分别篆刻了陈毅、杨立三等的题词。

   每次我母亲和我们姐妹去烈士陵园吊念时就深深感谢粟司令的大恩大德永世不忘

八、无微不至的关怀

  一九四九年春我们家随部队渡江到了南京城南京的马路较宽部队习惯地静坐在路旁等候管理处分房子由于工作人员的疏忽夕阳快西下了所有各部门的人员都进了住房唯有我们孤儿寡母四人被置于街头无人过问。  粟裕司令得知此事,立即派警卫员来接我们暂时住在他家里,还招待我们吃了晚饭,并找来有关人员问他怎么把我们的住宿安置遗漏了?次日粟裕司令亲自到东门街五号给我们看房子当我母亲说到带着孩子和外婆在他的住处给他们增加了麻烦时粟司令却说:“把你们安顿好了我才放心”。我母亲激动得热泪盈眶粟司令员一贯关怀失去亲人的家庭始终保持着战争年代生死与共的阶级情感他的崇高品德,使许多同志深为感动和敬佩。

  我外婆经组织批准享受随军家属待遇一九四九年夏天粟司令住南京仁和街时在他家为我外婆55岁生日做寿,这天晚饭做了鱼鸡……等好多菜。粟司令举杯向婆婆敬酒(那时把我外婆称婆婆)我外婆有生以来第一次过生日特别高兴。她不会喝酒因为是粟司令敬的酒她高兴得一杯又一杯地把酒喝下去最后醉了从坐的椅子上滑下去倒在地上粟裕司令亲自把婆婆扶起来粟司令关心下级平易近人无微不至半点首长架子也没有真令人敬佩此事我母亲牢记心中终身难忘。

  帮我母亲找回大姐刘建华刘炎临终前对来看他的领导请求①以后有条件时请组织上照顾把陈模的病治好②大女儿建华出生不到一个月就寄养在如皋高亚东家至今下落不明。男孩问题不大她是个女孩若被人出卖陷入火坑那就糟了一定要把建华找回来南京解放后我母亲托粟裕司令帮忙请他把建华找回来。1950年初春,春光明媚,景色宜人,这天粟司令派人来把我母亲接到他家说:““张震东司令来电话你女儿建华找到了他们乘高亚东夫妇外出不在家时把你女儿建华接出来了现在泰兴如去晚了高亚东夫妇回来你就接不到。”我母亲特高兴立即动身到了泰兴张司令处见建华穿了一身新军衣笑咪咪地在玩我母亲立即把她抱起来亲吻她我母亲高兴得热泪直流,这时建华已8岁了。我们一家终于团聚了。

  建华回南京后不久高亚东来到南京粟裕司令热情接待请他在家吃饭喝酒临行前粟司令赠送高亚东二十石大米作为抚养建华的生活费高亚东准备拿这二十石大米作本钱回家开米行临行前他还来我家看我母亲和建华他对我母亲说粟司令真好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体贴关心爱护下级的首长回去一定好好干,决不辜负他老人家。高亚东以后真的一直表现很好,还被评为开明绅士。

  敬爱的粟裕司令员您和我们永别了您的音容笑貌和您平凡而伟大的形象永远地留在了我们的心中留在了所有敬爱您的人的记忆深处。您的英名,永垂青史,光照千秋。

                                             

          作者为一师分会副会长  刘晓星